黄莲



黄莲的味道

究竟有多苦


比大石压在心间

透不过气

还来得难受

 

老天为啥如此捉弄我呢

是在考验我吗

我想

一定是我的福报修得不够

 

算了吧

已经没什么好值得在意的了

一切都会过去的

虽然

现在真的很难过

只是 

前所未有的累

归零

不经意瞄向电脑的时间。

11:59

在秒针进入下一秒之前,在今天迈向明天之前,定格。

这一刻,你会做什么呢?

我眨了眨眼,感觉上在那么的一秒,在短短的一刹那,忽然想起一些往事。

由9逆序倒数

9

8

7

6

5

4

3

2

1

像许一个愿

让我忘记你,大家一起归零。

然后,

不会再重头开始,

因为已过去了。

面包



我怎么从来都没发现我家人如此嗜爱面包。

在家的这两个星期,陪妈逛了几次街,虽然她每次都走进面包店买面包,但我都不觉得她很爱吃面包。

直到今天,她买面包夸张的程度让我不禁有些傻眼:两个gardenia长条形白面包、一个葡萄干面包,和一大堆各种口味的面包,有巧克力口味的、马铃薯口味的、玉蜀黍口味的、椰子口味的等等。

“妈不要买那么多面包啦,快变面包超人了。”

“没关系啦,弟弟也爱吃啊。”

“可是这么多那吃得完啊?”

“哎哟,两三天就吃完啦!”

我望着整篮的面包,虽然难以置信,但,我相信,他们很快就吃完了。

我嘀咕:奇怪,怎么我都没遗传到你们嗜爱面包的因子啊。

除了饭,只要是面粉类的食物:面包、饼干或是蛋糕,我都不怎么喜欢吃。我只喜欢玉蜀黍、甜品和水果。

所以我生日时总会刻意叮嘱朋友勿特意买蛋糕替我庆祝,即使要买也买个小小的蛋糕意思意思庆祝就好。

想起19岁那年的生日,两天内庆祝了四次生日,想想还真难忘,生日前一天是中学同学为我庆生,生日当天则各有中六同学、球队队友和那时工作的伙伴分别帮我庆祝。吃了四种不同口味的蛋糕,过分的幸福让我不小心有了少少的蛋糕恐惧症。

今年的生日并没有特别庆祝,但在吃晚餐时阿梅买了小小的提拉米苏小蛋糕给我,感觉还蛮窝心的。

阿井说过想开面包店,如果把面包店开在我家乡,我相信生意必定蒸蒸日上,因为我一定会叫我妈和我弟每天去她的面包店买面包的呵。

面包,真的这么好吃吗?甚至于可以让人为之疯狂?

心情来的时候



心情来的时候,冲一杯浓浓的咖啡,加少许的糖少许的奶,轻轻吻它的香味,慢慢感觉及品尝它的味道。我并不知道自己何时喜欢上这名叫咖啡的液体,但已经不重要了。

心情来的时候,买一张双程电车票,只身到谷中城看一场电影,然后将所有的精神凝聚,投入在故事中的每一段情节。散场后独自穿梭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观看人生百态。然后让夕阳的余晖伴我踏上电车回到起点。而喜欢热闹的你,怎会知道孤单不一定寂寞。

心情来的时候,用我的心我的情,引吭高歌,以歌声抒发情感,让歌声在空气中飞扬。生活是一首色彩缤纷的歌,你喜欢怎样的节奏,你就粉上哪一种颜色,在你生活里。

 

心情来的时候,打开喜欢的音乐,连续播放,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当曲终时,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时,满足感油然而升,心情也随之开朗。

 

有这么一个故事



偶然在朋友的部落里看到了这么一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公公总是说故事。

谎言和真实一同到河边洗澡,后来,谎言先洗好,穿了真实的衣服离开,但是真实却不肯穿谎言的衣服,但也离开了。

后来,在人们的眼里,看到的只有穿着真实衣服的谎言,却很难接受赤裸裸的真实


人们总是喜欢美丽的谎言,不喜欢丑陋的事实。

我们都一样。

只是喜欢听好听的话语,接受可以接受或愿意接受的事情,却往往很难去相信摆在眼前真正的事实,忠言逆耳。

受伤了才发现。

现实就是这样。

不是吗。

醒着的事2



Ambipiur带着他的太太来和我们会面。

他一脸倦容。

我们呵呵地笑:干什么来啊这么累的脸?

他淡淡地笑:刚放工,累坏了。

接着他将一包东西递给我:这个东西给你。

什么来的?

薰衣草茶和香薰。你不是都睡不好吗?这个应该有帮助。

喔。谢谢。

这么细心的男孩,还真确实令人有点感动。

这个曾经等了我六年的男孩,如今结婚了。

一改以往吊儿郎当的性格。长进又生性多了。

打着两份工,周末都没休假,供车供屋养家。

望着他和他太太,看到他对太太如此细心体贴的照顾,感觉还真欣慰。

男孩长大了。

我和环微笑着。

在回程的车上,环开口问我:当初没有接受他,有没有后悔?

呵。我傻笑。

为什么后悔?

看到他现在这么精进啊。

我那时心里有着别人,怎能接受他。

即使他现在还未结婚,我现在心里同样有了别人,依然也没办法接受。

虽然被别人伤得很深,但,并没有后悔的感觉。

我和他就只是能够到达好朋友的程度,这样而已。

他的弟弟也喜欢你不是么?两兄弟都喜欢同一款女孩哈。

别开玩笑啦。当我是货品吗。真是的。

环吃吃地笑。

想起他弟在婚宴上醉红着脸,悄悄地在我耳边问我:你要嫁给我吗你要不要嫁给我?

我莞尔。

我始终无法面对的,只是自己。从来不是伤害我的,或是被我伤害的。

该如何才能让痛停止呢。我连痛几时开始都无法控制。

拿着薰衣草闻了闻,很香。

今晚应该会睡得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