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



我怎么从来都没发现我家人如此嗜爱面包。

在家的这两个星期,陪妈逛了几次街,虽然她每次都走进面包店买面包,但我都不觉得她很爱吃面包。

直到今天,她买面包夸张的程度让我不禁有些傻眼:两个gardenia长条形白面包、一个葡萄干面包,和一大堆各种口味的面包,有巧克力口味的、马铃薯口味的、玉蜀黍口味的、椰子口味的等等。

“妈不要买那么多面包啦,快变面包超人了。”

“没关系啦,弟弟也爱吃啊。”

“可是这么多那吃得完啊?”

“哎哟,两三天就吃完啦!”

我望着整篮的面包,虽然难以置信,但,我相信,他们很快就吃完了。

我嘀咕:奇怪,怎么我都没遗传到你们嗜爱面包的因子啊。

除了饭,只要是面粉类的食物:面包、饼干或是蛋糕,我都不怎么喜欢吃。我只喜欢玉蜀黍、甜品和水果。

所以我生日时总会刻意叮嘱朋友勿特意买蛋糕替我庆祝,即使要买也买个小小的蛋糕意思意思庆祝就好。

想起19岁那年的生日,两天内庆祝了四次生日,想想还真难忘,生日前一天是中学同学为我庆生,生日当天则各有中六同学、球队队友和那时工作的伙伴分别帮我庆祝。吃了四种不同口味的蛋糕,过分的幸福让我不小心有了少少的蛋糕恐惧症。

今年的生日并没有特别庆祝,但在吃晚餐时阿梅买了小小的提拉米苏小蛋糕给我,感觉还蛮窝心的。

阿井说过想开面包店,如果把面包店开在我家乡,我相信生意必定蒸蒸日上,因为我一定会叫我妈和我弟每天去她的面包店买面包的呵。

面包,真的这么好吃吗?甚至于可以让人为之疯狂?

心情来的时候



心情来的时候,冲一杯浓浓的咖啡,加少许的糖少许的奶,轻轻吻它的香味,慢慢感觉及品尝它的味道。我并不知道自己何时喜欢上这名叫咖啡的液体,但已经不重要了。

心情来的时候,买一张双程电车票,只身到谷中城看一场电影,然后将所有的精神凝聚,投入在故事中的每一段情节。散场后独自穿梭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观看人生百态。然后让夕阳的余晖伴我踏上电车回到起点。而喜欢热闹的你,怎会知道孤单不一定寂寞。

心情来的时候,用我的心我的情,引吭高歌,以歌声抒发情感,让歌声在空气中飞扬。生活是一首色彩缤纷的歌,你喜欢怎样的节奏,你就粉上哪一种颜色,在你生活里。

 

心情来的时候,打开喜欢的音乐,连续播放,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当曲终时,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时,满足感油然而升,心情也随之开朗。

 

有这么一个故事



偶然在朋友的部落里看到了这么一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公公总是说故事。

谎言和真实一同到河边洗澡,后来,谎言先洗好,穿了真实的衣服离开,但是真实却不肯穿谎言的衣服,但也离开了。

后来,在人们的眼里,看到的只有穿着真实衣服的谎言,却很难接受赤裸裸的真实


人们总是喜欢美丽的谎言,不喜欢丑陋的事实。

我们都一样。

只是喜欢听好听的话语,接受可以接受或愿意接受的事情,却往往很难去相信摆在眼前真正的事实,忠言逆耳。

受伤了才发现。

现实就是这样。

不是吗。

醒着的事2



Ambipiur带着他的太太来和我们会面。

他一脸倦容。

我们呵呵地笑:干什么来啊这么累的脸?

他淡淡地笑:刚放工,累坏了。

接着他将一包东西递给我:这个东西给你。

什么来的?

薰衣草茶和香薰。你不是都睡不好吗?这个应该有帮助。

喔。谢谢。

这么细心的男孩,还真确实令人有点感动。

这个曾经等了我六年的男孩,如今结婚了。

一改以往吊儿郎当的性格。长进又生性多了。

打着两份工,周末都没休假,供车供屋养家。

望着他和他太太,看到他对太太如此细心体贴的照顾,感觉还真欣慰。

男孩长大了。

我和环微笑着。

在回程的车上,环开口问我:当初没有接受他,有没有后悔?

呵。我傻笑。

为什么后悔?

看到他现在这么精进啊。

我那时心里有着别人,怎能接受他。

即使他现在还未结婚,我现在心里同样有了别人,依然也没办法接受。

虽然被别人伤得很深,但,并没有后悔的感觉。

我和他就只是能够到达好朋友的程度,这样而已。

他的弟弟也喜欢你不是么?两兄弟都喜欢同一款女孩哈。

别开玩笑啦。当我是货品吗。真是的。

环吃吃地笑。

想起他弟在婚宴上醉红着脸,悄悄地在我耳边问我:你要嫁给我吗你要不要嫁给我?

我莞尔。

我始终无法面对的,只是自己。从来不是伤害我的,或是被我伤害的。

该如何才能让痛停止呢。我连痛几时开始都无法控制。

拿着薰衣草闻了闻,很香。

今晚应该会睡得着吧。

醒着的事1



环从新加坡回来了。

早上九点,睡梦中听到她在电话的声音:我回来啦,晚上见个面吧。

我哦了一声,就把头枕进被窝里了。

睡不下了。

唉,有点累。

已经失眠好多个晚上。

我那温暖舒服的睡床已经不如往昔般,每次回家一躺下就可以立即睡着。

好怀念那感觉。

好多个晚上都没有好好地睡一觉了。

我快要患上失眠症候群了我这么想着。

睡不着。也快乐不起来。

突然发现自己忘了把快乐放在哪里了。

(但听到环回来还是有些许开心的。)

家乡闷热的天气让我吹着风扇喝着冰水也感觉窒息。

夜晚。

和环到二条路吃晚餐。

~有烧鸡翼,我最爱。还真怀念啊。

大卫打了电话来,约我们晚餐后在Flamingo见面。

环咬着鸡翅膀,抬起头望着我:大卫干嘛约在Flamingo见面?

大卫说我们这么久都没回来一次,他找不到朋友陪他去喝酒。

哈,这样啊,好吧。

真的很久没在酒吧喝酒了。

灌了好几杯老虎牌子的酒下肚。

开始有点昏沉,今晚应该会好睡了吧。

呵呵呵。我傻笑着。

结果……

喝了酒的我,依然睡不着。

因为,天已亮了。

心情蓝懒



在家。

已经过了很多个日子。

我给自己放了一个长长的假期。

总觉得有很多感觉可以掰成文字。

但。心情很蓝。

简单来说,就是懒。

没有心情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以前总觉得时间不够,想做很多属于自己的事情,却都挪不出时间来。想听自己喜欢的歌看自己喜欢看的书追自己喜欢的电视连续剧偶像剧电影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写自己想写的文字等等等等之类的事情。

想起以前上班的日子里有一大堆的工作等着去处理,一连串的活动需要去办,行程表上排着满满的朋友的见面聚会约定。

那时连生病都没时间。

那时的心里不停地说:好想好好地休息啊。

现在如愿了。

心情如何?

感觉有点矛盾。

有点复杂。

还有点无聊。

心情闷闷的,很想喝汽水。

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开着喜欢的音乐,听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到腻为止。

这种感觉,其实也还不错。

但,不可以常常这样。

原来今天是……



躺在沙发上,手握着遥控器随意按转台,电视上并没有什么节目。伸了个懒腰,大喊:啊啊啊~无聊透了。

感觉闷透了,不想打开电脑不想上网也没有心情瞎写些什么文字。

拿起扫把,开始从爸妈的房间扫起,接着哥的房间、弟的房间,再来是我的房间、客厅、厨房、屋外,跟着抹地、抹窗、洗厕所……

最后,拿着水桶,到屋外,洗车。

呼~忙完了。还真累。

爸爸工作回来了:我们今晚出去吃大餐吧。

?什么日子?

爸呵呵地笑。

哦。原来今天是爸妈结婚三十周年纪念。

聆听星星的微笑





每个深夜,还是习惯地失眠。

倾听星星的叹息,告诉不眠的云,是否放弃日夜,寻找飘浮不定的风。

最近的生活并不认真,总是不小心坐着发愣。

每个欲言又止的浅浅笑容里,写着眼泪的地图,唱着寂寞的国度。

在自己熟睡之后,害怕被吵醒。害怕看到天微亮的样子,害怕看着天亮后星星渐渐不见。

(你总是望着远方的星光,却遗忘了眼前的灯火,总是憧憬未来的美好,却忽略了当下的幸福。)

心里很痛,却找不到可以诉说的人。

(失语,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无从说起。)

问星星……

如果,我们错过了今夜的流星,是否,我们就错过了一切?

如果,回到原初,是不是,就能修正一开始的错误?

曾听说一个很有趣的说法:天会变黑,是因为有魔术师的手用一块黑布把它包了起来。很多很多年前,有个小男孩这样对小女孩说。

魔术师为什么要把天包起来。男孩没有回答。

女孩很多年后的今天依然没有得到答案。

直到昨天,女孩嘀咕了几句:天为什么总会变黑。

友人笑说:因为天黑后才会看到星星。黑暗的地方才会发现光亮。

另一位友人说:天空需要星星的点缀。

是这样吗。

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是因为这样吗。

抬起头。

我看到了,满天的星星。我听到了,星星的声音。

星星的亮光

不在梦里

抬起头                                                                                                   

你就可以看到

它看着你笑

陪着你流泪

和你一起走到世界的尽头

阳光总在风雨后

如果有这么一首歌,它可以唤醒回忆;
如果有这么一首歌,它
可以给你力量;
如果有这么一首歌,请你用心听完它。



许美静〈阳光总在风雨后〉

人生路上甜苦和喜忧

愿意与你分担所有
难免曾经跌倒和等候
要勇敢地抬头
谁愿藏躲在避风的港口
宁有波涛汹涌的自由
愿是你心中灯塔的守候
在迷雾中让你看透
阳光总在风雨后
乌云上有晴空
珍惜所有的感动
每一份希望在你手中
阳光总在风雨后
请相信有彩虹
风风雨雨都接受
我一直会在你的左右



六月十五日。二〇〇九年。



六月十五日。二〇〇九年。手机上这么显示着。

天,那么热。郁闷的感觉。

一地的碎叶被热风拾起,欲逃离那发怒火爆的太阳,却怎么也飞不起来。我望着地上的碎叶,心里嘀咕,你怎么飞不起来,是太沉重吗?怎么可能,你明明就那么轻。

呵。我一定是疯了。怎么对着叶子心里自言自语。

星期一的太阳,那么大,一直晒在我头上,我忽然忘了自己站在这里是为什么。

我站在巴士站,忽然想不起自己要去哪里。

巴士缓缓地来到,停下。我随着人潮走上巴士。上了巴士,还是想不起要去哪里。

巴士摇啊摇,坐在车里,累得不想动,脑海里懒懒地想着这条路永远没有终点该有多好,就这样永远坐下去,不要停止。

到站了。乘客全都下车了。该转电车了。

不舍。却还是必须选择下车。

有那么一点伤心。心情变得有点沉重茫然。

走下巴士,忽然有种很苦涩的情绪藏在喉咙。

(口很渴。)

想起昨晚他在嘛嘛档陪我,我喝了一杯又一杯的柠檬水。一杯。一杯。再一杯。干嘛要喝那么多水呢,我也不知道。

(也许这样才能将悲伤一饮而尽。)

(或许吧。)

上了电车。电车经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窗外的景物开始模糊了。

思绪趁我不注意偷溜了出去,隐没在云朵里,飘啊飘,我忽然变得空虚。

我仰望着天空,思索着那云朵背后藏着多少人的相思和梦想呢?我心中的云到哪里去了呢?我的梦又要到哪里去找寻呢?假如我是云,我会飘向哪里?

这样的假设让我忧伤,我无法知道,曾经的儿童、少年是如何变成了今天的我,而现在的我又如何在这座城市的巷道游荡,如何经历在这巷道里一次次的变迁。回头细数自己的脚印,曾经留下了怎样的痕迹呢?我只是知道,或许我无法像云一样,始终保持着怡然的姿态,一次又一次淡然地重复着相聚与分离。

或许我们都只是这座城市的过客,在这座陌生冷漠的城市。城市里空虚的灵魂企图从这个城市里寻找些什么来满足自己无止境的欲望。耳边听到一把声音:这是一座欲望的城市。欲望的城市呵,这词儿真贴切。

(人会了解自己吗。我想不是的。人只是在解释自己而已。)

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走下电车的。

走过了一段长长的天桥。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掉泪了。眼泪却不自觉的掉落了,而且是一滴又一滴不停滑落,仿佛不会停止。我怎么啦。怎么啦。怎么啦。

天暗了。

抬头望天空,看不到星星。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星星的光非常脆弱暗淡,其实是城市的霓虹遮蔽了星星的光芒。

今天是二〇〇九年六月十五日。

讽刺的日子。

(他如是说。)

(我也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