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来自恒河的声音

〈聆听来自恒河的声音〉


Listen To The Voices From Ganges River



自恒河的另一岸传来悠悠的海潮声


起伏的海潮变成智慧的旋律


就此旋律渗入众生的生命里



自恒河的另一岸飘来片片的菩提叶



片片的菩提哼成慈悲的歌声


就此歌声唤醒无数无名的众生



恒河啊恒河穿梭多少无常岁月



泯灭芸芸众生的烦恼


恒河啊恒河这寡恩少义的世界里


就让你琮铮的流声净化人生



自恒河的另一岸送来多多的莲花



瓣瓣的莲花谱成清净的音符


就此音符传遍婆娑世界的每一方



背着两千五百多年的恒河



仍然细细低语


诉说着一章又一章的无常


叮咛这一篇又一偏的清净



 



你送我的那装着恒河沙的小瓶子我还留着,望着它,不禁有深深的感触。


沙里是否有你踏过的足印痕迹?沙里是否有藏着你对我的祝福?


两千五百多年的恒河会否听见我对你的执着?恒河会否知道我对你的真心?


恒河里藏着恒河沙,恒河的声音,背着两千五百多年的恒河,仍然细细低语,诉说着一章又一章的无常,叮咛这一遍又一遍的清净……

真善美的旋律

 


《真善美的旋律》是一片我相当喜欢的“希堤”,常常在心情低落的时候就拿出来听,让清晰轻柔的歌声洋溢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听着听着,自己被感动了,然后幸福了,内心也温暖了。
(感谢介绍我买这片“希堤”来听的朋友。)




它的序很有意思,愿与您分享:



 



愿生命是一首乐章


旋律的起伏,生活的颠覆,


就此奏出一份成长。



在这个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越来越明显的时代,



你我都不自觉地筑起了心与心之间的一道围墙。


在岁月的列车上,



我们往往迷失在庸碌中,


只顾赶搭下一班车,


继续追逐隧道前方一片黑漆,


完全忘了在驿站停筑歇息,


忘了心是可以对话的。



在这段尝试关心自己的几千个日子走来,



始渐渐发觉人与人之间可以是那么的靠近,


那么的温馨,


容许我们用纯真至善的心去分担每一个痛楚,


分享每一份快乐,


让彼此的心在深深感恩中互动,


共哼一首歌,


歌里有喜悦的文字,


有感动的话语,


有真善美的讯息,



关心自己,进而关心他人,



这样的生活,才有意义,


有缘的你,是否愿意一同感应,


共谱一首动人的心曲?  






注:“希堤”= CD

日日是好日

《日日是好日》收录了星云大师的80篇著作,并分为四部,即〈观念播种〉、〈学习接受〉、〈征服自己〉,和〈日日是好日〉。


每个人都希望每一天都过的快乐自在,星云大师说:“只要心好,日日都好,处处都好”。每一天是怎样的日子,在与我们的心如何去看待生活。星云大师通过文字把我们带入一个清凉、自在的世界。


只要心好,日日都好,处处都好。


愿与你分享。

时光机

那阳光碎裂在熟悉场景好安静  一个人能背多少的往事真不轻
谁的笑谁的温暖的手心我着迷  伤痕好像都变成了曾经

全剧终看见满场空座椅灯亮起  这故事好像真实又像虚幻的情景
只是那好不容易被说服的自己  借口又顶不住懊恼的侵袭

好后悔好伤心想重来行不行  再一次我就不会走向这样的结局
好后悔好伤心谁把我放回去  我愿意付出所有来换一个时光机
对不起独自回荡在空气没人听  最后又是孤单到天明

真的痛总是来得很轻盈没声音  从背后慢慢缓缓抱着我就像你
你和我还有很多的地方还没去  为何留我荒唐的坐在这里

好后悔好伤心想重来行不行  再一次我就不会走向这样的结局
好后悔好伤心谁把我放回去  我愿意付出所有来换一个时光机

对不起独自回荡在空气没人听  最后又是孤单到天明 

                                                                              ——五月天《时光机》

生活偶尔难免困窘但也偶尔会从繁忙里感受到满足与些许的快乐。或许这就是成长的方程式,我们拒绝却又不得不接受,不是吗?

 

 

温柔

走在风中今天阳光突然好温柔
天的温柔地的温柔像你抱著我
然后发现你的改变孤单的今后
如果冷该怎么渡过
天边风光身边的我都不在你眼中
你的眼中藏著什么我从来都不懂
没有关系你的世界就让你拥有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
明明是想靠近却孤单到黎明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
那爱情的绮丽总是在孤单里
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
不知不觉不情不愿又到巷子口
我没有哭也没有笑因为这是梦
没有预兆没有理由你真的有说过
如果有就让你自由
自由 这是我的温柔

                                                    ——五月天《温柔》

我想对你说:

你总是好温柔,让我好感动。

等你的心

把一颗真心 放进想飞的行李 让它陪你远行
当你想我的时候 有一颗我的心 陪着你轻轻地呼吸
把一件寒衣 贴近下雪的梦里 为你温暖回忆
没有我的异乡 凡事要小心 不要孩子气
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不要让我担心
你偷偷地哭泣 记得给我写信 给我你的消息
最近是否下雨 你听什么歌曲 你看什么电影
答应我要努力 不要随便放弃 梦和自己

不要让我担心 你偷偷地忧郁 如果有人吻你 你要说不可以
我会常常温习 我和你的过去 我要全心全意 守在这里等你 用我的心

                                                ——品冠《等你的心》

我想对你说:

 

你不在的日子,我很想念你。虽然想念有点苦,但我在苦苦的想念中体会到甜甜的滋味。我恋上了这种甜甜又苦苦的感觉。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请别为我担心。你也要保重你自己。

爱上爱情

认识他是因为公事上的合作,知道他的人都说他人很好,是善良的好人、伟大的超人,什么人找他帮忙,什么事他都从不会推辞。能者多劳,他常常在忙碌繁琐中游走,无声地来又迅速地走。他身边有个女秘书,是个得力助手,听说她爱他。我知道后心底涩涩的。

  

他在工作时很认真,总是告诉我说什么事都要专心,用心很重要。我沉默着,牢牢记着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不舍得忘记。我和他常开着不着边际的玩笑,他是个开朗的人,很快乐,总是把笑容传给每一个人,我被他感染了,心情很阳光。每每他一离开,我就开始我的思念路程,开始胡思乱想,开始感到孤独,思念开始变质,我开始想天涯海角都跟随着他,一想到可以留在他身边的她,我开始莫名地感到苦涩的心痛。

  

某一个夜晚,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夜色很美,风很温柔,星星都还醒着。我迎着风踏着脚步,呼吸和他一样的空气,望着街上的人们,一双一对的,忽然心底的寂寞涌了上来。天空飘雨了,我看见每一滴雨都是他的影子,心底深切地希望真实的他就这样出现眼前,为我撑伞。

 

抬头望前面,他真的出现了。我惊愕,不可思议,从没想过内心的愿望这么简单就实现了,但他没撑伞。看见我,他眼里有一瞬间的惊讶,随即很快地消失眼帘。他轻呼我的名字,我望着他微笑。他问我去哪,我说走走散心,他说一个女孩子出夜街很危险啊,送你回去吧。我点头,问他车停哪儿,他轻笑说车坏了,搭地铁,我噗哈一笑。

  

走往地铁站的路上,他用手拥着我,说小心别淋湿,着凉了会生病。我微微一震,缩在他怀里,依偎着他的温暖,感觉很窝心。坐在电车里,我把头靠在他肩上,偷偷睡着了。到站时,他轻抚我的头发,说你累了吧,早点休息。感觉很幸福。

  

那段日子,幸福的芽苗渐渐在我心底发芽成长,我在甜蜜和苦涩之间徘徊着,患得患失,沉迷其中,不能自己。我在想以后该以怎样的心情面对他,我们之间应该以怎样的关系维持下去。

  

他出差回来,接到他的电话已经深夜了,他的声音很疲倦,但很温柔,让我感到温暖。他说明早一起吃早餐吧,我笑说不是明天,是几个小时后吧,他笑着挂上了电话。我带着喜悦的心情入梦,期待时间快点过去,好让我快点见到他。

 

 早上我穿着喜欢的衣服去见他,他出现了,阳光下的他很亲切,充满诱惑。他远远地站在那看我一步一步走近,微笑着。走近他后,我不敢正视他,发现自己与他面对面的时候,我变得小孩子似的。早餐后,我们一起默默地走着,走在笔直的路上,他在身边,很安心,我希望我们可以这样一直走下去,安静的,没有负担,一直到永远。

 

 可是我知道没有什么可以是永恒的。他不曾向我表示什么。我很想开口对他说,对他坦白我的心情,但我不想也不愿意知道他给予的答案,因为知道后必须承受的痛苦让我无法想象也不愿想象,即使那答案可能会是美好的。然而我知道,我走不进他的故事里。

  

他忽然对我说他要出国了,到美国去公干,几年。

  

我微微一怔,望着他,祝他一路顺风。

  

他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我无语。其实我没有方向,我并不知道自己可以往哪儿去,我以为走那条路都可以到终点,随其自然一直走下去就可以了,结局应该都是一样的。

   

其实,在我心里,有他在的地方,就是我的方向。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或许我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即使独自一人,仍觉得很幸福。

  

他不在的日子,我苦苦想念他。想念他的样子,他的声音,他温柔的表情,阳光般的微笑,想象他摸我头时手的温度,暖暖的。我陷入自己的苦苦思念中,无法自拔。我想我爱上了这种思念的感觉,我恋上了这种甜甜又苦苦的感觉。

  

我知道他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生活得很好。我无时无刻思念着他,我知道这样的感觉超乎了喜欢,可以用爱来形容,只是我并没对他说出口,尽管那几个字很简单。

   

也许我们就是在转身之后,注定错过。

   

或许我只是爱上了爱情。

 

禾风吹过的那一座城

雨后的下午,我从屋子望出去有一道彩虹,从半山腰跨过半个天空。我赤脚走到外面的草坪上,双脚都沾满了挂在草叶尖上的露珠。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低的彩虹,就在我脚边,我蹲下来用指尖轻碰那触手可及的彩虹,红橙黄绿蓝靛紫,感觉是那么地奇妙。我轻轻踩上彩虹,随着那色彩的路线走,愉悦着。

 (一)风的颜色

 抬头仰望蔚蓝的天空,西下的夕阳,构成了一幅紫色的风景,像风在画一幅画,一幅回忆夹杂着各种情感的画。风顽皮地抚弄着我的头发,记忆它趁我不注意时悄悄地随风溜了出去。

 (二)火车铁轨

       记得我七岁的那一年,邻家的大哥哥和大姐姐牵着我的小手,带我到家乡水坝的堤岸旁,看暮色沉落,看河流从脚底穿过,看对岸的稻田,看那条把稻田切成两边的笔直而细长的火车轨道。大哥哥总爱拾一颗又一颗的小石头丢向远处的铁轨道上,传来清晰敲击铁轨的声音。

       接着我们就坐在河堤旁,等火车经过。从远处而来隐约的火车轮声让我们屏住呼吸,接着黑黝黝、长长一列的火车轰然而过,连地都震起来。极大的热风呼呼吹来,田里的稻叶也一层接一层地卷席而来,像禾浪。  

 

尔后我们沿着火车铁轨旁的黄泥小径缓缓地走回家。天空映着疲倦的颜色,蜿蜒的河水也慵懒地以缓慢的速度流向远方。禾叶随风摇曳着,空气中透露风和沙的对话,花草也因为昏黄的关系而低头含蓄地微笑着。  

 

那一段孩童的回忆,随着那条长长的铁轨,沿着城市边界奔驰向远方,好像没有尽头,夹着一格格的岁月。远方到底有多远?有时我问自己。我无从回答,也许只有火车知道,只有铁轨知道。铁轨有多长,远方就有多远,火车停在哪里,哪里就是终点吧。  

 

(三)河流  

 

      在半岛北部这片小小的平原,有两条著名的河,其中一条叫运河,另一条是吉打河。两条蜿蜒的长河从中学的历史课本中流出来,仿佛没有生命没有冲动也没有激动。  

 

运河,也叫“莫沙曼河”。平静的河面,看似无风无浪,但焉知它经历多少漫长的年代、多少风霜灾难,却依然幽幽地、缓缓地,带着无限的创伤,不停地流着。在风雨连绵的日子里,它身上就飘洒着千万滴雨水,蜿蜒地流经于上万人口的这片平原里,满带着肮脏、滓浊的秽物,含着无限的悲哀与不平,呜咽地流着…… 

 

听中学老师说,吉打河曾经干净清澈过,那时候有许多小孩在河里游水玩乐。现在,吉打河不再干净,不再清澈,也没有再见到小孩在河里游水了。犹记得那一年那一天,在阵阵群鸟飞过的暮色中,我伴着友人踯躅在吉打河畔,偶尔停下倚在栏杆上望河面上的浮萍、谈我们的理想、谈我们的志愿、看天色渐渐沉下来、看河对岸高高低低的高脚屋、看灯光在水面上浮摆……那个夜晚成了凝住的电影画面,在我脑海里再也转不开,友情的温暖化为一股暖流融入这条河中,流动于这座小小的城。  

 

这两条长河,虽然没有欢乐的流水声,虽然迂回曲折,虽然污黄混浊,但总是向前方奔流,不曾停止。正如我们的友情,虽然经历时间的流失,在忙碌繁琐的生活里,依然的亲切未被岁月吞噬,关怀的心仍然继续呼吸着。  

 

(四)海澉街  

 

吉打河的岸旁有一条老旧而窄小的街,街道两旁是一排排的店铺,街尾一隅有一片稍微破旧的空砖地,每个夜晚都有不少小贩在那里摆档做生意,大大小小的饮食档形成了露天的夜食市。老老少少的夜猫族在那里聚会、吃夜宵、闲谈,让这条街镇添了热闹的气氛。  

 

爸妈那一辈的人称这条街为唐人街,而我们这一辈的人则称它为海澉街。关于这条街的身世我并不清楚,只知道在街口转进巷子路旁的建筑物就是《光华日报》代理办事处。中学时候勤于投稿,当作品刊于《光华日报》副刊后,我就乐成一只笑不拢嘴的小老鼠,拿着稿费领取单飘往光华办事处换取稿费。虽然只有仅仅数令吉的稿费,却对当时的我是一项无比的鼓舞,进而加倍努力地爬格子。 

 

领了稿费后,傍晚就欢天喜地约了一班猪朋狗友出来聚餐。海澉街里有我喜欢的四果汤,甜甜的、清凉的、熟悉的。那里还有卖烧鱼、鱿鱼蕹菜、啰也、沙爹等等。傍着河的小圆桌上,一伙人把久违的热情搅拌在热腾腾的炒米粉、炒河粉和炒面里,话题在汤匙、叉和盘子之间手舞足蹈,带着一股令人回味无穷的傻劲。  

 

      多年后的今天,当我踏在这条新铺的红砖路上,望着这个吉打河旁的街道,海澉街还是海澉街,只是陈旧的夜食市往都市里隐退了,往日熟悉的气味和久违的吵杂已不再,转而替代的是寂寥静瑟的一片荒地。我独自踏在冷清的街道上,曾经熟悉的画面凝固在脚踝旁边,在闲来无事的炎凉午后。  

 

(五)聋哑路  

 

      “聋哑路”并非聋哑人士居住的地方,应是由马来文JALAN LANGGAR音译而来的。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这条路会被命名为JALAN LANGGAR,莫非这条路常常有车祸发生?呵这当然只是我胡思乱想猜出来的。  

 

      聋哑路一带有我自小就爱吃的红豆冰及叻沙档口。记得小学时一放学我就和班上的同学身穿校服准时地到档口那里去光顾。卖红豆冰及叻沙的老伯每回一见到我们,总是笑脸盈盈的,不用我们开口他就会端上红豆冰及叻沙给我们。烈日炎阳之下,吃酸辣的叻沙,热汗直冒,再配上一大口的冰沙,一阵沁凉的感觉,舒服极了。  

 

      长大后,还是照常光顾老伯的红豆冰叻沙。一样的红豆冰,一样的叻沙,只是卖红豆冰叻沙的老伯已显得更老了。稀疏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布满他削瘦的轮廓,缓慢的动作及蹒跚的脚步,让我看了不禁有点辛酸及怜悯。有时候,忍不住叫了两碗红豆冰及叻沙,并非是为了想吃,而是心里有一种感觉,希望老伯可以有多一点的生意,挣多一点的生活钱。  

 

      曾经尝试探问老伯关于他家人的一些讯息,但却看到老伯深邃的眼眶里蓦然写着惆怅与空虚,有一股莫名的失落感。我只听见自己的声音顿时变得如蚊子般细小。老伯唇边还是挂着笑容。只是感觉有点苦涩。  

 

云淡风轻,然是什么让心中的色彩沉重,久久无法散去?  

 

(六)华乐室  

 

      我走进吉华国中,我曾经就读的中学校园。校外旁边的一大片稻田已被住宅区取代了,感觉显得拥挤而令人窒息。沿着那条通往校门长长的路走进校园,两旁的棕树把影子映在柏油路上,叠成柔和的心情仿佛在欢迎我的归校。  

 

校舍依然,华乐室还在。那是一个小小的空间,曾经有一群团员,相识了也不知多久,浅浅深深淡淡浓浓的感情,就在华乐团的屋檐下,一点一滴地聚集起来。中学的那几年,放学后的我总是习惯性地往华乐室里钻,因为在那里,我可以见到你,总会在那里练着你的中音笙。准时地。专心地。  

 

      为了收集记忆,关于你,我总呆在乐室里。你的一颦一笑,我都舍不得不去记得,舍不得不去留心。我喜欢朋友群中,有你在。把关于你的一切记忆,一颗一颗,装进记忆袋子里,然后镶边。  

 

      而你却走了。那天起,我害怕再踏进乐室,害怕见不到你后那失落而无助的感觉。我能够面对许多生命的无奈,唯独死别,我仍无法平静地接受,因为这是一个句点,里面全是绝望。我无法想出另一种方式来填补这份遗憾,只能把哀伤化为依然的微笑,索绕在空气中。  

 

      我打开记忆袋子,无意的。记忆它从袋子里溜了出来,不着痕迹,随意跳跃着。我细心回味,再次咀嚼。翻开发黄的乐谱,很快就找到这熟悉的一页,你喜欢的这一首歌,愉快的回忆也跟着音符溅了出来,浸湿了这午后的乐室。  

 

      我抬头,乐室的窗外是一片蓝。蓝。那是思念的颜色。有个朋友告诉我,思念是一辈子的事。我静静地明白。将记忆轻轻唤回,装进袋子里,镶边。  

 

(七)老屋  

 

      那间老屋就在象屿山的对面。  

 

我知道的老屋原本是阿嬷的记忆,从她讲述的口中知道关于老屋的一切,老屋外的一草一木。现在,我牵着阿嬷粗糙的大手,站立在老屋前。老屋活生生地伫立在我眼前,陌生而熟悉。  

 

阿嬷说老屋还是那座老屋,门还是那扇门,一如从前……红而黑的瓦片沾黏着岁月的风霜,黑漆的木门沉沉的铜环,以及斑斑剥剥经过补钉的院墙,守卫着一些古老,一些不合时尚。所有的窗户紧闭着,拒绝阳光的造访,但阳光还是不肯罢休地从木板的隙缝中偷偷地溜了进来,照亮了老屋的一角,空气中也混杂着灰尘和木板潮湿霉涩的味道。  

 

院子里有两棵老树。两棵没了叶子的枯树,还活着。树下摆着两张陈旧的椅子。我仿佛看见了阿公坐在椅子上悠闲地休息着,另一张椅子上置放他的老花眼镜,旁边还有阿公的拐杖;阿嬷则蹒跚地端着一桶水,把窗擦得如铜镜般光亮。在阿嬷缺乏保养、树皮似的手掌中,写着深深浅浅的岁月痕迹,有些已经开裂的缝隙里,渗有丝丝血痕。  

 

阿嬷望着这间老屋,许久许久,轻轻叹气:人生噢,真是短暂,这样,就几十年了。  

 

我沉默。  

 

这间没有永久地契的屋地在不久后的日子里将被政府收回了。  

 

我和阿嬷离开了那里,只剩下老屋在倦阳中孤独地站立着。  

 

夜晚,在梦里我见到自己坐在火车里。车身微微颤动起来,火车和铁轨撞击发出有节奏的嗒嗒声,我的心也跟着一阵起伏。长长的铁轨伸延向绿苍苍的远山,铁路东边不远处是那两条蜿蜒的河流,稻田里映着落日的余晖,一片通红。我抬头仰望,见到一道彩虹,跨过半个天空。老屋就在铁路边,远远地向我媚笑挥手。  

 

火车驶远了。微风轻拂我的发丝,吹在我的脸上,我张开双手拥抱暖暖的风,递上我心底那一抹思念、对家人朋友的问候与祝福,就夹在吹往家乡的那一阵风里……  

 

风筝•蓝瓶

  门前的落叶随风飘零,是起风的时候了。朋友拿着新买的风筝在沙滩上奔跑。一不小心,风筝从她手上脱离了,飘上高空。朋友抬头仰望着远去的风筝,呆了一阵子,她笑了。

 

            朋友转过头来对我说,她的童年也是和风筝一起成长的。自从搬到城市后,已很久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看到风筝在蔚蓝的空中飞翔了。

 

            她说她要回家了,回到那片属于她的土地,回去看她栽种的小黄花。她笑着说:“妈妈为了让我医病把我送到吉隆坡,每天对着白色的床单、吃着不知名的药丸、被打着无数的针……这些都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现在,医生说我不需再留院,不需再吃药打针了。我复原了,我终于可以远离这一切了。” 

 

  我望着她,百感交集。我知道她善意的谎言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真相:她的癌症已是末期,医生说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她不想她的家人及朋友为她担心牵挂,因此一直都不曾在人前露出任何悲伤的样子。

       我知道她是那么坚强地与病魔对抗着,不曾放弃。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她对我说:“我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事物,我有我的理想与梦想,我不想就这样离去。可是,我担心我无法一一圆梦。虽然如此,但我还是会抱着一种坚持,相信自己是可以的。”我紧握着她的手,心里有着深深的佩服与感动:“我会永远支持你的。”

       那天,我与她在海边捡拾沙滩上的贝壳。在归途中,朋友将其手上捡拾的贝壳,又放回海边。她说:“拥有,是让它们回到原来的地方。”我心头犹豫了一阵,终于将手上的贝壳留下。随即,看到一个透明的蓝瓶孤独地躺在沙滩上。我抬头仰望蔚蓝的穹苍,低头看那孤独的蓝瓶,心里一阵沁凉。于是,我决定拾起蓝瓶带回家。

       朋友回到故乡后,我再也没有见到她。我曾经多次尝试联络她,但始终音讯全无。直到有一天,她的父母捎了一封信来告诉我她离去了。信中有一张照片,是她拿着一朵小黄花与她父母的合照。她带着她喜爱的小黄花离开了。

       病魔夺走了她的生命,天使却把她的痛苦一并带走了。之后我织了很多、很多的星星,把一颗又一颗的祝福与梦想放入蓝瓶中,然后用塞子紧紧地堵住瓶口,将它放入深蓝色的大海中。我要让蓝瓶在汪洋中载着无数的星、无数的梦及无数的祝福漂流。

       风起的时候,我想到了她的笑容,那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像风筝般飞翔在蔚蓝的天空中。